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企業郵箱

扎緊結核病防控的“籬笆”

發布者:智飛龍科馬      發布時間:2017-12-18 10:10:08      點擊率:1289

    “如果我們的最終目標是預防結核病,而不是在耐藥性后面追趕,那我們必須對疫苗研究加大投入,因為接種疫苗是預防疾病最科學、最有效、最經濟的手段。”

   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傳染病都被視為威脅人類健康的第一“殺手”。雖然這種趨勢因為疫苗和抗生素的廣泛應用,以及社會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正漸漸被慢性病所替代,但越來越多耐藥性細菌的出現也警醒世人,對于傳染病決不能掉以輕心。

    尤其需正視的是,雖然經過多年努力,中國傳染病防控實現了由“被動應付”向“主動可控”轉變,并在多個領域逐步由跟跑向并跑甚至領跑轉變,但從傳染病發病人數和種類的絕對數量上來看,我們依然位居全球首位,傳染病的威脅時刻存在。

    “就拿嚴重危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的重大傳染病之一結核病來說,人類對其的防控曾一度穩操勝券。可從2005年之后,在全球范圍內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了結核病的卷土重來,并且耐藥性帶來了更勝以往的威脅。”重慶智飛生物董事長蔣仁生告訴記者。

    結核病的逆襲

    作為一種古老的慢性傳染病,由結核分枝桿菌引起的結核病通常以肺結核為主,通過呼吸道傳播。在19世紀,結核病曾無情地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。直到1945年特效藥鏈霉素的問世才使其不再是不治之癥。隨著抗生素、卡介苗和化學藥物的問世,在上世紀80年代初,人們甚至認為可以在世紀末消滅結核病。

    過度的樂觀導致了疏忽,世界許多地區的結核病防治系統被削弱甚至取消;艾滋病的流行使結核病人迅速增加以及耐藥性菌株的產生,使結核病的流行復又成為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,并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重點控制的三種傳染病之一。據相關資料顯示,當前全球1/3的人已感染了結核菌,每年有800多萬新發結核病患者,有300萬人死于結核病。

    目前,中國仍是全球30個結核病高負擔國家之一,每年新發結核病患者約90萬例,位居全球第3位,感染率為44.5%,位居全球第2位,其中中西部地區、農村地區結核病防治形勢嚴峻。這也從客觀上反映出中國現行結核病防治工作所面臨的問題與挑戰。例如,服務體系和防治能力還不能滿足新形勢下防治工作需要,部分結核病定點醫療機構診治條件較差,防治所需設施設備不足,基層防治力量薄弱,流動人口結核病發現和治療管理難度大,公眾對結核病防治知識認知度不高,防范意識普遍不強,等等。

    20172月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《“十三五”全國結核病防治規劃》,明確提出,到2020年全國肺結核發病率下降到58/10萬的總體目標,以及疫情偏高地區肺結核發病率較2015年下降20%、報告肺結核患者和疑似肺結核患者的總體到位率達到95%以上、耐多藥肺結核高危人群耐藥篩查率達到95%以上、肺結核患者成功治療率達到90%以上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結核病檢查率達到90%以上等一系列具體目標。

    構建結核病立體防控體系

    “要想實現這些目標,我們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構建起一套立體全覆蓋的防控體系。”蔣仁生告訴記者,這一體系的構建應該從以下幾個從方面著力。

    一是完善結核病防治服務體系。健全服務網絡,進一步強化完善各地結核病分級診療和綜合防治服務模式。

    二是多途徑發現患者。加強對肺結核可疑癥狀者的排查,加大就診人群中患者發現力度,開展重點人群的肺結核主動篩查,及早發現患者。

    三是規范診療行為。確保患者全程規范治療,減少耐藥發生,加強醫療質量控制。

    四是做好患者健康管理服務,提高患者治療依從性。

    五是做好醫療保險和關懷救助工作。將臨床必需、安全有效、價格合理、使用方便的抗結核藥品按規定納入基本醫保基金支付范圍。

    六是加強重點人群結核病防治。加強結核菌/艾滋病病毒雙重感染防控。強化學校結核病防控,防止結核病聚集性疫情。做好流動人口的結核病防控工作。

    七是保障抗結核藥品供應。規范抗結核藥品臨床使用,完善藥品采購機制,確保抗結核病藥品保障供應,質量安全。

    八是提高信息管理效率。進一步加強信息化建設,強化信息整合,及時掌握肺結核患者登記、診斷治療和隨訪復查等情況。

    事實上,正是得益于近幾年防控體系的不斷完善,在這一輪的結核病逆襲中,中國的發病率相較全球來說下降速度最快。據衛計委的數據顯示,2016年全國結核病報告發病人數83.6萬,比2011年下降12.6%2011-2015年,結核病報告死亡率由3.01/10萬降至2.34/10萬,達到發達國家水平。2011-2015年,全國共發現和治療肺結核患者427萬例,其中近395萬例結核病患者恢復健康,消除傳染,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。

    用技術的進步扎緊結核病的“籬笆”

    那么僅僅靠這些努力就已經足夠了嗎?在蔣仁生看來,我們能夠做的或許遠遠不止這些。“如果我們的最終目標是預防這一疾病,而不是在其后面追趕,那我們必須要加大對疫苗研究的投入。”蔣仁生告訴記者,“要知道,接種疫苗是預防疾病最科學、最有效、最經濟的手段。”

    據蔣仁生介紹,全世界有很多人在面對結核桿菌的時候只有一條防線可以依靠,那就是在出生之后接種卡介苗。目前卡介苗已經是世界上應用范圍最廣、次數最多的一款疫苗,全球接種次數已經超過了40億。但是,在幼年時接種的卡介苗并不能保護人們一輩子,卡介苗遠期保護效果不足是卡介苗保護結果欠佳的因素之一。

    卡介苗對已經感染結核人群無效,是卡介苗無效的重要原因。世界上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了結核分枝桿菌,雖然在大部分感染者體內結核桿菌都處于抑制狀態,但是它們還是有大約10%的幾率會“蘇醒”過來,造成各種結核病變。抗生素雖然可以阻止活動期結核病變,但是昂貴的治療費用無疑將給患者和社會帶來巨大的負擔。再加上越來越多的結核桿菌出現了耐藥性問題,使得治療的費用進一步加重。

    種種現實表明,當前對于結核病疫苗的研究已經迫在眉睫。2008年,歐盟委員會推動結核病疫苗項目啟動,其由歐洲國家、非政府組織以及私人資助者贊助。從2000年開始,社會各界的努力已經使預備疫苗數量從零增長到了十多種。

    為了趕上國際結核病預防的技術腳步,近幾年來蔣仁生一直“囤積重兵”于結核病領域,并經過多年的努力,逐漸擁有了用于結核潛伏感染與卡介苗接種鑒別用的“重組結核桿菌ESAT6-CFP10變態反應原”與“卡介菌素純蛋白衍生物”;用于卡介苗接種后陰轉人群接種用“成人凍干皮內注射卡介苗”、用于卡介苗接種后維持陽性人群加強免疫用“凍干重組結核疫苗(AEC/BC02-I”;用于結核病輔助治療和結核潛伏感染人群用“注射用母牛分枝桿菌”和“凍干重組結核疫苗(AEC/BC02-II”六大產品儲備。分別從結核病的診斷、治療和預防三個方面組成了多層次、多結構的產品體系。

    例如,針對“重組結核桿菌ESAT6-CFP10變態反應原”的研發,就是為了能夠找到一種有效、便捷、經濟的可鑒別卡介苗接種與結核感染的診斷方法,實現對結核病人早發現、早治療,提高結核病的治愈率,減少傳染源。而這種方法的出現,將使大范圍普及結核病的篩查工作成為可能,畢竟如何早期發現高危人群并給予預防和治療是結核病控制的關鍵。

    不僅如此,智飛生物的“注射用母牛分枝桿菌”還選擇了另一條非常有前景的方向,研發了既可用于耐藥結核病患者治療的治療用疫苗,還可作為幫助清除結核潛伏感染者體內結核桿菌的預防用疫苗。要知道,目前即使是最強有力的抗生素也不能徹底清除人們體內的結核桿菌。

    “雖然上述產品還處在研發的最后階段,但我們與國際同行相比已經處在同一起跑線上,甚至可以不謙虛地說在某些方面還領先半個身位。”蔣仁生表示,“可以期待的是,當產品取得成功,在新技術的加持下,將對結核病現行的預防措施有較大的改進和增強,為結核病的預防控制工作提供更為有效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來源:新華網

 

安徽省11选5开奖